T.I.E(Theatre-in-Education)的實踐~「讓藝術走進原鄉部落」計畫

下午11:34

(0) Comments




在不同的專案,烏犬劇場也都會嘗試用不同的方法來實踐。

在烏來部落的青少年小劇場,我們融入不同的跨領域元素,從舞蹈戲劇到原住民傳統領域議題探索 ; 但在這次福山部落裡,我們帶入了TIE(Theatre-in-Education)的方法。

看似輕鬆的課程,但結構是非常嚴謹的。故事從實際案件改編,而在真實的案件裡毒品與山老鼠是緊緊扣在一起,犯罪集團不只是利用人性的貪婪,更重要的是利用了每個人都會害怕孤單的這個弱點。

為了讓孩子能靠近如此沈重的議題,我們在故事裡一點一點的帶入,讓孩子不知不覺掉進故事角色的處境:從一個普普通通的學生,一開始不過是跟朋友吵架,卻漸漸走進了黑暗的世界裡。

在 TIE 裡最重要的不是讓孩子去分辨對錯善惡,而是看見每個人背後的處境,能同理能理解,這也是故事能帶給孩子最深刻的印象。



烏犬劇場

,

從 行動研究 出發的 藝術教育

下午11:17

(0) Comments

「了解世界最好的方法就是去改變它。」


                              Chris Argyris
















   早在烏犬劇場創團之前,我們就已經開始進入到藝術教育的實作裡,前前後後加起來至今,也差不多十多年了。中間經歷過許多的方法或技術上改變,也曾經去國外看見不同國家如何把藝術用在教育裡,但是烏犬劇場有一個基本的方向並沒有變過,內涵就是「行動研究」。

    從創團起,烏犬劇場推動的Giving Away the Theatre系列計畫,是由大大小小的不同專案來完成。從進入到台灣不同的國小校園帶著孩子演出 ; 與不同單位合作進行一個個的工作坊 ; 或進到部落帶著青少年做更多自我的探索...等,每一個專案都是一個個的行動。每一個計畫裡,都會遇上大大小小的問題,從技術性問題到藝術或教育本質的探索,但是,如何把經驗化成具體的下一步行動,就是在這十多年我們不斷在努力的事。

    在這前提之下,每一個層面都需要細細的鑽研與了解。具體來說,可能在一個課堂上,對於孩子們在爭執或吵架,帶領者什麼時候介入,什麼時候不介入,我們都會在經歷每一次的課堂後做深入的反思與討論 ; 或者是在帶領的過程中,不斷去問自己:這一次的參與學員跟前幾次的學員有什麼不一樣?這次參與的學員對哪些遊戲比較有感覺?他們又會適合什麼樣的主題?

   實際上,每一次參與的團體都是不同的,甚至多一個人或少一個孩子動力都會不一樣。讓團體動力的形成對每一個參與者都有生命發展的正向影響,就是我們努力的方向。也因為如此,在烏犬劇場每一個專案裡,可能某些遊戲或活動會一樣,但每一次的前提與探索主題都是不同的。所以同一個遊戲在不同團體裡帶領方法可以是完完全全不一樣,每次專案最後演出的劇碼也都完全不同。

   畢竟,我們的對象是「人」,一個個不同的人。
















  為了適應工業革命帶來的變化,人類這二百年把自己也變得像是規律的機器,每天固定時間起床,注意著每一分每一秒在學習與生活 ; 但是在未來的世界裡,我們不應該追求的是大家在一個團體裡要一模一樣,而是更去看見每個人的多采多姿,看見每個人獨特的氣質。同時,也讓這些顏色能在同一張畫布裡,讓社會有更多的包容與酷兒,我們相信世界會變得更美好。





烏犬劇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