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的舞台劇

上午12:20

(0) Comments

對小學中年級的孩子來說,要演出舞台劇是很不容易的。
除了戲劇的體驗之外,還要能閱讀劇本、記住台詞、寫排練筆記、還有記住導演給的走位與指示...
但克服這些,都會有很大的收穫喔!
影片裡就是記錄著福林國小的孩子一點一滴累積實力上台的過程喔!




 

烏犬劇場

原來我可以

上午2:36

(0) Comments





烏犬劇場

為什麼要上表演藝術課?

上午1:22

(0) Comments

















這些年烏犬劇場帶領表演藝術課程,已經不只是戲劇課,我們添加了很多很多的元素:舞蹈、音樂、甚至是人我關係的探索...等等。對我們來說,通常最困難的並不是設計課程,而是在跟不知道、或是沒聽說過表演藝術的人說明:為什麼人需要表演藝術。

這問題可以分兩個部分討論,第一個部分是比較田野現場的經驗分享 ; 第二個是台灣目前社會大眾對表演藝術的認識。

對授課老師來說,要怎樣讓參加的人知道究竟學表演藝術有什麼好處是很不容易的。但是,我們會先自問一個問題:「我們憑什麼要學員來上這些課程?」

這問題會讓我們很深刻的去問自己:表演藝術跟參加的學員關係是什麼?在這個問題的背後,更重要的是看見參與的成員是什麼樣子的組成、他們目前生命的狀態又是什麼、我們對自己課程的定位又是什麼。在多年的經驗之後,對成人、青少年、以及對兒童來說,有相似、也有不同的地方。

像是我們教40歲以上的成人,我們會把重點放在對身與心的平衡發展 ; 教青少年,重點會放在人我關係的探索 ;而教兒童,會是對學習的專注與控制力的練習。

表演藝術在不同人的身上,會打開另外一扇窗口。可是每個人需要被打開的窗口是不同的,每扇窗口打開的方法也是不同的。我們常常會說,表演藝術是一道橋樑,可以通往很多地方。但這句話具體落實在教學田野的現場,就需要帶領的老師細緻的去看見每個參與的人們。

不過,有一個相似的地方,就是讓參與的成員用身體去經驗,然後打開生命更寬廣的視野。

用身體去經驗,也是打開第二個問題:台灣目前社會大眾對表演藝術的認識。

通常,會主動參加的成員,大部分是對演戲有興趣 ; 或是爸爸媽媽幫孩子報名,希望孩子可以不要害羞。這也通常是大部分的人對表演藝術的想像。就像教育部把表演藝術定位在美感的體驗 ; 文化部把表演藝術更多定位在文創產業 。這些都是表演藝術的一部分,只是對真實活在表演藝術領域的人來說,遠遠不只於此。

關鍵在於:懂得欣賞藝術作品跟創作其實是不一樣的,就跟看別人騎腳踏車跟自己騎腳踏車同樣的不一樣。在現代這個資訊爆炸的時代,我們的腦袋時時刻刻都在整理、歸納,已經成為一個很自然的習慣。這習慣有好有壞,人類也在這習慣裡進化,變得能夠快速的反應資訊、淘汰不需要的刺激 ; 但時間久了,也會變得更難以靜下來看看自己本來的面貌、傾聽自己心底的聲音。

創作在這一點很不同,表演藝術是一個必須用身體去經驗的過程。當身體經歷舞蹈、戲劇的練習,腦袋裡思考的東西會完全不一樣,這只有經歷過的人才能獲得的知識。就好比騎著腳踏車在城市遊走,會喜歡上風吹過來的感受、會喜歡上騎馳的自由感。身體的解放讓心自由的移動,這是表演藝術真正能昇華人類精神的途徑,也正是最不容易被台灣大眾認識的部份。


走出生活的框框,體驗到另一種生命經驗,原先綁住我們的事物也會一點一點被瓦解,這會是現代的表演藝術中,最容易被忘記、但也最珍貴的部分。


烏犬劇場

福山部落的美麗

上午1:21

(0) Comments





烏犬劇場進入到福山部落,一段刺激又美麗的旅程。

烏犬劇場

2017烏來部落青少年小劇場

上午1:41

(0) Comments

這是烏犬劇場第二年進入到烏來部落,結合舞蹈、戲劇、法律、原民議題。
(真的非常 感謝法律扶助基金會 !)

今年,有新的學生、也有舊的學生。新生在舊生的帶領下,進步的飛快。
今年也是教學團隊嘗試一個有趣的合作方式,就是現代舞與戲劇的跨界合作。
子玲導演與怡芬的編舞,也豐富許多的課程。

下面是15分鐘的影片,若對如何透過藝術搭橋,讓青少年有機會看見更寬廣世界的朋友們,可以欣賞喔!


烏犬劇場

讓每個孩子都有美麗的顏色

上午1:23

(0) Comments






戲劇遊戲讓孩子在同一個空間裡,畫出不一樣的顏色。
孩子在經歷一趟表演藝術的旅程,臉孔也會變得很不一樣!

烏犬劇場

色彩繽紛的戲劇世界

上午1:17

(0) Comments



這次烏犬劇場在福林國小帶著孩子一起經歷一趟有點恐怖、又有趣的旅程!


烏犬劇場

為什麼孩子不理人?

下午6:15

(0) Comments

過年前,有一次開車到一間地下停車場停車,那間停車場是一個中年男子在管理的。當車位都滿了,我們鑰匙給他,他會幫我們等有車位時再移進去。過了幾個小時回來簽車,那中年男子不在管理室,管理室只剩下一個小男孩,正玩著手機。

      子玲問道:「Hello?」小男孩看一眼子玲,繼續低頭看手機。
      子玲繼續問:「你跟你爸爸一起嗎?你爸爸呢?」小男孩不敢看子玲,繼續玩手機。
      子玲好奇了:「Hello?你爸爸去停車嗎?」小男孩當子玲不存在,連看都不看。

     過十五分鐘,中年男子回來,說了聲抱歉之後,把鑰匙還給我們。一路上,我們對那小男孩當我們不存在這件事很有興趣。有時孩子是被教導不能跟陌生人說話,但這小男孩,卻是完全裝作沒聽到,彷彿我們根本沒存在過。

     幾天後,我們又去同一個停車場停車,又遇見中年男子不在,剩下小男孩。這次子玲換了問題:

     「你學校放假啦?」「對!」
     「你現在幾年級啦?」「四年級」
     「哇!好棒喔!所以放假時陪爸爸工作嗎?」「對!」
     「爸爸在哪裡?」「爸爸十分鐘前去停車了。」

     這件事情,也讓我們發現,很多時候,孩子不是故意不理人,而是不知道怎麼跟人相處。(當然,我們在說的不是「不要跟陌生人講話」這一類狀況。)我們常常聽見成人會說「這孩子很害羞。」但只要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其實每個孩子都有對這世界好奇心,只是不曉得拿這好奇怎麼辦?不知道怎樣跟其他人產生連結?尤其現代科技發達,孩子跟電子產品相處的時間,很多時候遠遠超過跟人相處的時間,這讓孩子更想躲在自己的世界裡。

      其實要孩子與人自在的相處需要「自然而然」的過程。

      人我關係的探索,對孩子的發展來說是很重要的。孩子從小如何跟同學相處、如何跟兄弟姊妹相處、如何跟長輩相處、如何跟親朋好友相處...等等,這些經驗會影響孩子長大後與人交往的過程,無論是在學業、職場、甚至親密關係,都是息息相關。

      在過去教學的經驗裡,我們也發現,其實孩子人我關係上的發展,跟孩子與他人肢體之間的互動有很大的關聯。     

      心理學有一個很著名Harry Harlow的恆河猴實驗(這實驗其實很殘忍也很真實,尤其是後續的延伸實驗),Harry給猴子兩個媽媽,一個是提供奶水的鐵絲網媽媽、一個是不能提供奶水,但身上有絨毛的猴媽媽玩偶。實驗發現,當猴子受到驚嚇,他會選擇的不是奶水媽媽,而是絨毛媽媽的保護。因為這些猴子非常需要身體上的接觸,他們會依賴有溫度的絨毛媽媽。這實驗有許多後續,Harry最後發現,猴子要身心完整的長大,不但需要與猴子媽媽的互動、也需要同儕之間的遊戲。

       上學期,子玲在課程裡增加了許多的肢體遊戲,與其說戲劇、其實更接近舞蹈,一種輕鬆好玩的接觸即興。孩子與孩子之間,不是用語言來溝通合作,而是用身體互相配合、互相了解。奇妙的是,孩子透過這類遊戲了解彼此的程度,遠遠多過用語言來合作的程度。他們溝通的不只是腦中的想法,有更多是彼此的個性、喜好、情緒反應...之類的感受。所以,學期末在分享心得的時候,有孩子忽然說:現在他跟他爸爸的朋友出去,不會像以前躲在角落了。


        孩子們需要的,不只是語言、邏輯類的學習。肢體互動的遊戲,有時候更可以打開孩子的感官、打開孩子對世界的感受。當孩子能自在用肢體去探索,與人的關係也會變得不一樣。

烏犬劇場

帶著故事去旅行

下午4:15

(0) Comments





2016年,烏犬劇場在福林國進行的藝術教育。
這次的課程,加入更多肢體、舞蹈的元素。讓孩子能感受到身體裡藏著的動能!

烏犬劇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