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來青少年小劇場~尋找阿密特

上午8:00

(0) Comments




2016年,烏犬第一次進入原住民部落。
也是第一次與法律扶助基金會合作,嘗試把法律相關議題帶入戲劇裡。
其實法律跟生命是息息相關的,一個人會碰到法律問題,是扎扎實實碰到社會結構性的問題。
所以,看見結構背後的生命處境,是重要的角度。

這次在烏來部落,烏犬劇場跟一群夥伴在烏來教會跟一群青少年工作兩週。
除了戲劇,這次我們更帶入了現代舞的老師們進去。
青春的生命,也需要各式各樣不同打開身體與心靈的方式。
不只是孩子有學習,烏犬整個團隊也收穫很多。
我們與孩子是一同成長的夥伴!

感謝團隊的夥伴、
感謝不同政府單位的支持、
感謝烏來教會給予所有幫忙、
更感謝孩子們如此的努力!


烏犬劇場

福林國小的戲劇旅程

上午1:18

(0) Comments




福林國小的孩子經歷一年,從故事的創作到上台演出的幕後故事...

烏犬劇場

昌隆國小的演出「蚵仔夜行軍」

下午10:21

(0) Comments




歷經一年,烏犬劇場與昌隆國小405班的師生一起完成了演出「蚵仔夜行軍」。
從最初的演員練習、一起編寫故事、然後到最後的排練。其實很不容易。
405班的孩子,最大的進步,就是從一開始只能跟自己的朋友一起玩,但最後全班一起完成一項很不容易的演出。
演出的很精采,孩子也一直堅持到最後。



烏犬劇場

讓孩子認識自己的開始~做一個團體中的「反映」(reflection)者

上午1:53

(0) Comments

















戲劇課裡的團體動力是需要流動的。
如果孩子會覺得戲劇課好玩,是因為每個孩子都在團體裡流動。
說的更簡單一點,就像跟一群朋友出去吃飯,有時候沒什麼話講,想趕快草草吃完;或是天南地北,有說不完的話題,彷彿每個新話題都是在當下被刺激出來的Idea。
讓孩子們之間有源源不絕的想法、用身體能與不同人對話,就是團體動力的流動。

而老師在其中並非只是催化者,也不只是帶領。更多時候,是讓孩子把注意力從老師身上轉移到其他孩子身上。
這時候,要做的事情就是:在每個行動中「反映」(reflection)。

團體可以從幾個層次去閱讀:
「以團體作為一個整體」、「在團體中的個人」以及「團體中彼此之間的關係」。
每一個層次,都可以在當下去閱讀「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因為團體動力停滯其實很容易發生,要先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才能知道下一步可以如何做選擇。
有可能當團體停滯,老師要做的事是找出個別有狀況的孩子、也可能是孩子之間的衝突影響了團體、或是整個團體正處在某一個無聊或氣餒的狀況。
如何「閱讀」,就靠老師的經驗、敏銳度與觀察力。

每一個課堂,其實都是一個豐富的田野。
在田野中,很重要的是自己也是團體中的一部分。除了看懂孩子在發生什麼事,更重要的是看懂「自己在發生什麼事?」
有可能孩子感受到老師今天心情不好、或是老師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或是老師的生氣不只是對孩子的狀況而已。
閱讀的過程,也是反映(reflection)。
有可能是在行動中反映(reflection in action),或是行動後反映(reflection on action)。

當團體動力是處在流動的狀態,孩子就會放心的探索。
同時,孩子也才能開始閱讀自己或是別人究竟在發生什麼事。
那是在戲劇課上,讓孩子認識自己的開端。



烏犬劇場

談成人的藝術舒壓~通往健康與自由的路

下午11:45

(0) Comments




「語言」其實是一個還沒有被完成的系統與知識。
在日常生活中,我們所使用的語言,絕大多數都是口語表達與文字。
在我們大腦裡,我們用語言思考、用語言運作邏輯。但更多時候,語言無法處理我們的情緒、也無法讓人心安理得。

人的身體不只有大腦。身體還有很多常被忽略的元素:意念、心、氣息、血液、骨骼、肌肉...很多很重要的構成。
當我們在思考跟感覺,應該是一個「全人」(Total Body)的概念。
生活環境(包含社會位置、家庭..等)常常跟情緒有關係、情緒跟身體是相連結的(不同的情緒影響我們不同的內臟、經絡與肌肉)、而身體也與我們的心相連。

這與西方醫學體系很不一樣。
我記得有一次練習倒立傷到了胸椎,去大醫院報骨科,醫生最後只給我止痛藥跟肌肉鬆弛劑。我可以感覺到胸椎受傷的點,延伸到我前胸的肋骨、頸椎附近的肌肉、以及往下拉扯到我下後背的肌肉。人雖然有自我療癒的能力,但我更希望能去意識到那些拉扯的肌肉、繃緊的筋膜,這樣我才能自我復健、也才能避免下次再受一樣的傷害。
後來,我找了我中醫朋友,他用針灸跟推拿,整整喬了兩小時,才一點一滴的從外到內把拉扯的經絡與肌肉鬆開。

中醫系統是整體的調整與平衡,甚至可以細緻到對應 工作與生活是如何影響身體與心情。
例如對工作有一種緊張不安的感覺,有時會讓膽經瘀塞,會影響我們的睡眠、背部緊繃...等不同的症狀。若只是吃安眠藥,不僅僅只是治標,反而讓我們更忽略自己身體想告訴我們的訊息、甚至會讓我們的身體開始偷懶:不再分泌荷爾蒙,變得逐漸依賴藥物。

尤其是在城市裡的生活,更是容易讓人在忙碌中漸漸對身體的感官產生麻痺。
這些麻痺,是用語言說不出來的。
但人很需要跟自己的心與身體全然的相處,若腦袋開始與心分開、心與身體分開,人就會逐漸的變得不健康。

在成人的戲劇課程,我們打破戲劇原本的框架。
我們用各種方法,來打開「人對自己身體的感官經驗」。
(所以課程中,需要包含更多的方法:不同角度的拉筋、即興舞蹈、繪圖、律動、肢體遊戲...等。)
跟自己的身體相處,是需要學習的。
腦袋其實無法跟情緒溝通,但我們可以透過去「意識」自己身體不同部位的肌肉、意識某些在大肌肉下面的小肌肉、或繃緊的經膜,來察覺更多的自己。

「自我覺察」往往是讓身心更健康的開始。
我們也許可以在覺察的過程中,發現自己有哪裡變得特別緊繃,然後回過頭去發現究竟在生活裡是什麼影響著自己:也許是坐姿、也許是工作型態、但有更多是情續。
這些情緒,來自家庭、來自工作、甚至是某一段難以割捨或復原的關係。

這些覺察,不只用語言,而是用身體與感官。
從藝術這條橋,搭起通往身與心、與社會環境、與時空的路。



烏犬劇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