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遊戲看兒童的學習與發展

下午4:58

(0) Comments

「戲劇課究竟是在教什麼?」是我們最不容易回答學校與家長的一個問題。

    老實說,兒童在戲劇課的學習是很抽象的,不太能用一個清楚的定義來描述。有時候我們會跟剛認識的家長或老師說:戲劇可以打開孩子想像力與創造力、學習表達自我...等,但其實這些只是戲劇課中的一部分,我們也是先用這些答案來回應。

    直到現在,我們還是回答不出來「戲劇課是在教什麼?」這問題我們想了很多年,一邊進行與學校合作的計畫,一邊嘗試著去回答。但越實踐越發現,這問題有一個盲點,就是「教」這個字。因為孩子在戲劇課上真正的成長,不是我們「教」出來的 ; 相反的,他們自己「學」到了什麼才是重要的事情。兒童在經驗一個戲劇團體的過程中發現到自己的學習與發展,比我們教會了他們什麼還要重要的多。

    這種學習,與老師站在台上講課、學生做在台下聽課是很不一樣的內在歷程。在戲劇課裡面,我們只是透過各種遊戲來創造出能讓孩子去探索的空間,但他們怎樣探索?如何探索?會發生什麼事?這些都不在我們原先的預想裡面。就算是同一個遊戲校案,不同群的孩子玩出來的東西也完全不一樣。但是,下課孩子自己玩遊戲也是玩、回家打電動遊戲也是玩,究竟在戲劇課上面玩遊戲有什麼不一樣?


     所以,戲劇課裡的遊戲有一個很重要的前提:

     就是要一群孩子「一起玩同一個遊戲」。




(孩子在遊戲中藉著對方的想法而激發出來的創意,會比自己單獨想出來的還要豐富的多)

   
    在兒童不同的學習經驗中,「發現」的學習路徑,與「知道」的學習路徑很不一樣。

    在學校的考試裡,有太多的知識是透過文字去表達、去書寫,孩子需要知道、要了解內涵、要能化成具體的文字寫在紙上。但這只是一種學習途徑,在孩子實際的生活中,其實有太多的經驗是無法透過這種途徑來學習的,尤其是關於面對自己情感與對他人關係的部份。

     在戲劇團體裡,學習很多是從「發現」開始。 

      每一個發現都是非常有價值的事。大的包含團體的衝突讓孩子發現到自己對他人的情緒、小至一個孩子發現自己很愛演戲。但「發現」本身就有一個重要的前提:就是孩子要先想要去玩耍(play),然後在有方向但不是一個目的的情境中去探索。


     每個孩子都有好奇心的,這些好奇心都是探索發展的動力。只是這幾年我們在台北市裡帶戲劇課,也發現到城市中孩子最奇特的現象:就是他們對生活會產生麻木感,有時眼神很呆滯、想玩但身體卻不太動。


(孩子的情緒,很多時候是「一團混亂」的。他們會哭、會不講話、或是更暴躁,但是他們通常也不知道自己究竟為什麼會有這種感受。若只是著重在未來不要有類似的事情發生,反而會阻斷了孩子去探索自己情感的機會。相反地,若帶領者能嘗試去捕捉孩子的狀態,並清楚的描繪出來情緒為什麼會產生,往往能讓孩子在人我關係中能有更多的發現。)



     我記得有一次課程,子玲(帶領的老師)怎麼帶孩子玩遊戲,孩子都意興闌珊,還會變得很煩躁。若是一群剛建立起團體的孩子,很大的可能是因為我們沒有找到適合他們的遊戲。但這群孩子已經上了快兩年的課程,他們也即將進行他們自己都很有興趣的排練,但卻人人提不起勁。於是子玲決定停下課程,直接問孩子到底為什麼這麼煩躁?孩子們忽然像山洪爆發一樣,跟我們抱怨著上午的時候大家跳的舞。那是學校校慶要孩子們一起跳舞,用的音樂是現在非常流行的大陸歌曲「小蘋果」。

     「小蘋果」是重複的旋律,再加上一模一樣反覆的肢體動作,所以跳完小蘋果舞之後,大家心情就變得非常浮動,有一種自己都無法控制的情緒,根本無法專心上課。

     現在的孩子生活很忙碌:一堆的課後輔導班、一堆的作業、一堆的活動。這些活動也許每個都看似必要且重要的,但全部放在一起,往往會讓孩子對生活變得麻痺,像是完成工作的機器人。時間久了,孩子對世界的好奇心也會變得越來越少。

     少了好奇心,遊戲就很難玩下去,會變成做什麼都覺得「無聊」、「不好玩」。要吸引孩子的目光,就會變成需要「刺激」,所以城市孩子最常玩的遊戲跟消遣就是電視、手機與電腦。就長遠來看這當然不好,當孩子習慣了需要刺激,生活中就會變得更麻痺,這是種負向循環。

      但同樣的,復甦孩子的感官與好奇,也是人。要一群孩子「一起玩同一個遊戲」,就像是讓孩子從各自被框住、只能看見自己視線中,爬出來看看不同的世界。然後,當孩子開始去看見自己與他人的不同,還能更進一步區辨那差異在哪裡,孩子就會開始有些不一樣。

     要能讓孩子去發現,是需要差異的存在。最好的差異,就是不同的孩子有不同的想法與意見。而要讓不同的孩子彼此去經驗這種差異,就是遊戲最重要的目標。

     現在教育體制裡,孩子們對差異是被包含在框架內的。例如考試有名次之分、運動有高低之分、品性也有模範生的制度,這與用量化來衡量學習有很大的影響。但戲劇遊戲的差異很直接,就是彼此不同而已,戲劇遊戲裡所有的規則也只有一個前提:大家一起玩同一個遊戲。在這前提之外,只要能讓遊戲更好玩,任何方法都可以,所以孩子也可以創造其他的規則。

     差異讓孩子容易有衝突,但同樣的,差異也最能激盪孩子去發現新的事物。

     舉個例子,在戲劇遊戲中有個遊戲是「掃把三吃」。簡單來說,就是一支掃把如果不只是掃把,它還有可能會是什麼?孩子會想到可以變成吉他、可以變成衝鋒槍,然後他們上台用身體與掃把互動來讓其他孩子猜這是什麼。在這遊戲中,孩子能發現更多的想像,是因為其他孩子的點子。於是一個點子刺激一個點子、一個肢體動作刺激下一個肢體動作,就可以發展成一個小小的情境與故事。這些孩子們互相激盪而產生的情節就是在課堂現場中完成的,沒有一次是一樣的情節,而且少了任何一個人也都無法完成。

















(掃把三吃的遊戲)


   孩子在經歷這種沒有競爭、沒有高低之分的遊戲時,是最能夠打開自己心防的時刻。心防像是一個開關,通常這開關要能被打開,孩子才能夠去發現外在的世界,外在的差異也才能不帶色彩、不帶批判的成份進入到孩子的身心裡,這就是參與的享受(Enjoy)。這種參與的享受(Enjoy)是能讓孩子快速發展的關鍵。這種參與的享受(Enjoy)讓孩子與現實臨在(Being),這種狀態是最能讓人去發現新事物、帶來的新的感受,成就專屬這孩子生命發展所需要、他們自己創造出來的知識。

      發現本身就是生命發展,孩子可能會對課業沒有興趣,但沒有孩子會對自己不能發展這件事感到無所謂,反而越在乎卻得不到的孩子才會口是心非。實際上,每個孩子每天都想要自己變得不一樣,每天都想有一些價值。(成人其實也是相同的)只是外在環境能不能讓孩子有這樣子的空間去探索,那才是重要的問題點。

      遊戲不是一種手段,而是一個橋樑。遊戲創造一個空間,讓兒童能安置自己身心且持續的發展。現代教育中最需要的創造力,就像是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一頁就寫著:


    「這世界很大,很多東西還沒有名字,需要用手去指。」




烏犬劇場

一起遊戲吧

下午5:27

(0) Comments




這是烏犬劇場第一次跟昌隆國小的孩子合作,
一起透過戲劇來發現一些事情。

也幸運的遇見好的導師,
帶著整個班級一起玩遊戲,
在遊戲中發現更多故事!

很期待下學期再見面,
去創造更多好玩的事!

烏犬劇場

故事百寶箱

下午5:22

(0) Comments




這是福林國小演出「奧爾芬的奇幻之旅」的故事,
奧爾芬是英文Orphan的意思。

故事其實從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改編過來,
比較有趣的是:改編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是因為牧羊少年故事裡有很多有趣的元素:金字塔、吉普賽女郎...
但是,子玲想換了方式談「夢想」的方式,
因為到現代,有時候夢想背後很複雜,
複雜到要先更認識這個世界。

於是,就誕生了奧爾芬的奇幻之旅。



烏犬劇場

上戲劇課的「玩」跟下課後的「玩」有什麼差別?

上午2:55

(0) Comments



















我們最常問孩子:上戲劇課的「玩」跟下課後的「玩」一樣嗎?
孩子通常會搖頭說:「不一樣。」
問他們問什麼不一樣,他們會說不太上來,有孩子會說:「要團體合作。」
但體育課也要團體合作,那戲劇課的團體合作跟體育課的團體合作一樣嗎?
孩子也會搖搖頭。

其實,戲劇課上的玩的遊戲的確是有條件跟背後邏輯的。
這些遊戲背後,都需要兩個很重要的元素:
「專注」跟「大家一起玩同一個遊戲」。

這兩個條件看似平常,但非常不容易。
因為要做到這兩個條件,孩子不能只關注自己,還要能關注自己以外的人。
同時更要明白,自己能做到並不是最重要,大家要一起做到才是最重要的事。

這條件就連成人都不容易。
但,就在這種學習裡,孩子才能真的在「玩耍」中,發現更多從來沒有想過的自己。





烏犬劇場

,

有時候不用「教」孩子

上午2:42

(0) Comments



















現代的孩子,很多時候都很奔波:早上到下午要上學、上學後去安親班...
我們發現,孩子很忙:忙課業、忙來回補習班、忙各項事務...
有的時候孩子的家裡發生一些事情,父母吵架..等,孩子的心也會更忙了。

忙碌的時候,有些孩子會漸漸變得有點恍神、有點麻木;
有些孩子脾氣會很暴躁,總是控制不了自己;
有些孩子精神變很差,或是無法集中精神;

戲劇課裡,我們總是盡量打開一種空間,不是「教」孩子,而是讓孩子去發現遊戲規則以外的可能。
遊戲規則不是限制孩子的行動,而是讓孩子在有限裡尋找到無限。

「上戲劇課讓孩子很開心,會看到孩子沒有見過的表情。」這是我們常常聽見的話。
但我們更注重的是,在這些表情背後的意義:
這些表情本來就在孩子身上,只是在忙碌中漸漸忘記了。
讓孩子發掘本來就在他們身體的心情與動能,也是現代教育中容易被忽略的事。
教育中被忽略,也是這社會在快速發展中的後遺症。
但其實,成年如我們,也不應該忘記了:我們的心,也需要能自由的呼吸。




烏犬劇場

,

什麼樣子的玩(play)能讓孩子無限制的發展?

上午4:13

(0) Comments


















在這次計畫中,福林國小是全新的一班,大家彼此都不認識 ; 在昌隆國小則是同一個班級,大家都對彼此熟悉。但不論是哪一個團體,能讓孩子進步最多的,並不只是戲劇本身,而是來自不同孩子之間的「差異」。

戲劇是一種團體的學習。它不是從成績好壞、或是身體能力來評斷孩子,相反地,戲劇擁有一種包容:就是每一個孩子的不同,都是一種特色、一種風采。戲劇是沒有分數、也沒有對錯的!當一群孩子在玩同一個戲劇遊戲,若孩子覺得遊戲好玩,那是因為跟不同的孩子一起玩。就是因為彼此不一樣、想法不一樣、身體條件不一樣,所以遊戲才會有創意、才會有火花。


當然,孩子也會有比較想一起玩的夥伴、跟不想要一起玩的人,這就是另一種學習的開端。我們會鼓勵孩子打破一些慣性、打破一些對他人既定的印象。當從來沒一起玩過的孩子聚在一起,因為彼此不同而互相啟發了彼此,那正是在學校的學習裡較難體驗到的事。這也是戲劇中會令孩子著迷的部份。

烏犬劇場

可控制的混亂

上午4:13

(0) Comments



























戲劇課程其實有一個有趣的平衡點,就是「可控制的混亂」。

在平常學校的課程與教學裡,是非常需要規則與秩序。先不論上知識性課程(例如國語課、數學課...),在體育課的時候,運動也是在一定的技術與規則裡。

但戲劇有個很重要的元素,就是要讓孩子專注、用心、放肆的「玩」(play)。它的規則就是大家一起玩同一個元素。這規則是最重要的條件,但除了這前提之外,孩子越能打破遊戲的框架、孩子就會有越多的靈感與創意。所以子玲老師常常會說:「我只說這一個規則,但其他的我沒有說,你們都可以試試看!」

有趣的就在這裡,尤其是當孩子用身體去探索遊戲的時,有時團體會真的失去方向、有時團體會不敢去嘗試,在這兩個中間微妙的平衡點,就是「可控制的混亂」。


在這平衡點上,孩子是最直覺、最能激發各種能力的時刻!

烏犬劇場

劇團進校園~創造孩子的藝術「劇」落

上午4:11

(0) Comments


2011至2015年,烏犬劇場連續進行長達五年的藝術教育深耕之旅,進入不同的校園,期待種下表演藝術教育的種子。「藝術教育進校園(Giving Away the Theatre)」系列計畫從台北市大橋國小、太平國小、永樂國小、福林國小......等。 除了系列計畫,烏犬劇場這五年與不同教師團體有深入的討論、與不同的教育機構相互合作、也參與國際藝術教育會議,與世界各國不同的藝術教育工作者交流。

    在多年實踐裡,我們也深深明白:我們並非「教」孩子創造力與想像力,而是當許多孩子能夠一起「玩」同一個遊戲,孩子們自然會成為一個能夠互相激發彼此創意的發展團體。

   而我們在其中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是:創造能讓孩子能夠發揮的空間,讓孩子們能夠專注的玩遊戲,透過戲劇跟自己生命溝通。

     2015年,除了持續在台北市福林國小推動實驗性的課程,我們也開始與新北市昌隆國小中年級其中一班合作。一個在台北士林、一個在新北市新莊,雖然相隔不遠,但兩所學校也很不一樣。對我們來說,新的計畫也打開許多的可能性。


     讓文化與藝術真正與生活結合,讓每個人能夠從多元的感官經驗裡發現更多屬於自己生命的另類可能性,是漫長、卻也能讓這時代的人精神生活能更豐富的事。我們不希望戲劇只是一場演出、一場煙火。更希望真正的把劇場帶出去(Giving Away the Theatre),讓戲劇能與人們的生活有更多的相遇,一起用創造力與想像力讓生命變的更有趣。

烏犬劇場

培養孩子獨立思考的能力

上午12:49

(0) Comments





我們帶領孩子認識的不只是戲劇,而是「劇場」。
劇場是一個整體,演員、空間、舞台、故事、燈光、音樂...整體就是一個Total Theatre。

所以孩子除了經歷演員訓練、分析文本,還要了解舞台上幕與幕之間的連結、夥伴們之間的默契、燈光的位置、音樂與演出節奏之間的關係...等等。在劇場裡,所有看見的東西都是刺激自己行動的元素,當孩子選擇如何去反應這些元素的時候,也同時在建築自己的「觀點」(view point)。 

觀點的建築,正是在讓孩子透過身體與行動來學習獨立思考的能力。

有許多時候,我們不是幫孩子排戲。而是讓他們自己排。排出一個雛形之後,再去修改,讓孩子想要表達的說的更清楚,這是在過程中非常重要的事情。當孩子自己對「暴風雨」有自己的想法,孩子才會成長的更快,而不是演出而已。

所以,排練到後期,孩子不只對自己角色有想法。他們也會對其他人的角色、甚至服裝、道具、音樂、舞台有自己想要的東西。我們只是鷹架,讓孩子攀著鷹架爬更高,也是藝術教育能夠紮根的最好的方式。

烏犬劇場

,

從莎士比亞「暴風雨」出發的實驗性課程

上午1:13

(0) Comments

















在福林國小進行藝術教育的過程,我們用一年的時間,帶領孩子進入莎士比亞「暴風雨」的故事。

「暴風雨」(The Tempest)是莎士比亞最後一個劇本。其中包含了莎翁對「人」的關懷與想法。也因此,暴風雨的故事、人物,也是充滿了奇幻與想像,但是在魔幻的故事中,卻也對人性有許多寫實的刻劃。

例如,故事裡有個「卡拉班」Caliban的角色。他是劇中想要復仇的魔法師普斯佩羅Prospero的僕人,卡拉班恨普斯佩羅總是虐待他、想要找更好的主人...甚至把漂流到島上的酒鬼與小丑都當成是比普斯佩羅Caliban更好的主人。

卡拉班為什麼總是充滿憤怒?卡拉班為何不自由?
卡拉班為何總是把別人當自己的主人?什麼是主人?

讓每一個故事中的角色,都成為讓孩子發現更多生命關懷的一條橋。
這就是長達一年的計畫課程中,最重要的學習之一。

有很多時候,孩子不一定能夠看見自己。
自己的情緒怎麼來的?自己為什麼會不開心?
要看見自己在生活中發生什麼事並不容易。
但在戲劇裡,當孩子嘗試扮演一個「非自己的角色」時候,有時能夠看見的更多。藉著扮演(Play)的過程裡,逐漸打開對一個角色的探索,也同時打開回頭發現自己的機會。

不只是上台演出而已,劇場也打開了一個跟孩子生命溝通的一個可能性,


烏犬劇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