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的創造力

上午7:01

(0) Comments


戲劇是一條橋。
這條橋搭在兒童身上與成人身上,同樣是打開生命的各種可能,但路徑不太一樣。

烏犬近幾年,也受到不同單位邀請,嘗試不同類型的成人實驗課程。
會說是實驗課程,重要的是我們並不把戲劇當成一種表達的工具,
而有更多時候,我們不斷思考著:
透過這條橋,我們如何理解成人在遊戲裡發生什麼事?

成人的團體動力,遠比兒童的要複雜。
不同團體的組成對象,也有著不同的動力。
那是因為成人所在的社會環境、以及成人在社會裡與他人的關係相當複雜。
家庭、工作、健康...都與每個人如何思考習習相關。

但戲劇遊戲還有個特殊性,就是我們並不直接用語言對話,
有更多時候,我們是讓身體與身體互相對話。
身體所透漏出來的訊息,往往比語言更真實、也更難隱藏。
這也是成人在進入戲劇遊戲時,最不容易經歷的關卡。
(與兒童相異,兒童的語言與表達並未完全發展完成,所以兒童相當仰賴身體的表達。)
所以,同一種遊戲,帶領成人與帶領兒童,是完全兩種方式。
甚至,帶20~40歲的青壯年、與40~60的壯年就有著極大的差異。
可以討論的層面相當廣,但目前,先試著談談「創造力」。

成人的創造力,常常被認為是「解決問題的能力」。
尤其是在家庭、職場上,不論階級,都一定會有被擠壓的喘不過氣來的時候。
創造力,像是找尋破口的想像力。但目的,都常是被放在「解決問題」的前提之下。
這本是人前進及發展的動力,但當這能力被發展到極致,在現今社會環境下,卻更成為工具化對待自己的利器。
也成為「異化自己」的開端。身體會先發出警訊:爆肝、高血壓....然後心靈也會失去靈巧的空間。
我相信,很多人能夠記得如何的工作,但卻忘了如何的生活。

烏犬在數年的實驗課程探索裡,發現要讓成人能夠「玩」遊戲,相當不容易。
有好多次,帶完課程後相當挫折:
遊戲成功帶領完了,但感受不到遊戲究竟帶給了成人什麼。
我們像是執行了教案,但找不到:「然後呢?」

漸漸的,我們發現,在讓成人玩遊戲之前,需要先「解凍」。
這裡說到的解凍,不是一般團康遊戲說的破冰。
破冰是指讓不認識的人彼此熟悉與建立信任,這相當重要。
但「解凍」比較回到成人在社會上發展的路徑:

「我們不是螺絲釘,雖然有時為了生存與理想,我們需要演得像個螺絲釘,但我們本來就不是螺絲釘,是人。」

因為是人,我們有七情六慾,我們不只是一個角色:母親、父親、兒子、職員、老闆....等等。
所以成人的創造力有更多的可能:
相對於解決問題的能力,這更接近於創造一個讓智慧不斷豐厚的鬆軟空間。
(還在實驗探索,未能夠更精準的描述。)
但鬆軟在成人學習過程相當不容易,這也是接下來想分享的過程:

玩遊戲有很多方式,但我們現在會先選擇能夠對身體展開探索的遊戲。
這種探索並非測試自己身體目前的體能,而是在探索中,去打開讓身體能夠「放鬆」的想像。
有別於為了恢復疲憊的體力或腦力,在工作完躺在沙發上看電視的放鬆,
跟別人一起玩遊戲的是不一樣的放鬆。

躺在沙發上看電視喝啤酒的放鬆,是一種被動的感官刺激,
這種刺激讓因工作而麻痺的感官漸漸恢復:不用再去想今天工作的如何、或是明天該怎麼辦。
而玩遊戲則更進一步:不但要放鬆的恢復感官,還要在這種狀態下,「主動」發現更多有趣的事物。

主動很難呀!

這就是在成人的戲劇課與兒童的戲劇課最大的差別:
兒童很容易因為想要好玩而玩,成人卻不容易。
這不容易,就是在設計課程時最需要努力的地方。
所以我們會先用能讓身心放鬆的活動恢復感官,再創造一些有趣的遊戲,讓成員一點一點的挑戰。
在這種狀態的挑戰中,成人又比兒童更能回到自己生活的現場,發現自己過不去的地方。

「解凍」是一個過程,讓人發現原來是有超乎自己預期的力量,發現自己一點都沒有白活。
繼續豐厚的活下去,也許是成人身上最原始的創造力吧!



烏犬劇場

0 Responses to "成人的創造力"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