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風雨、序曲

下午11:23

(0) Comments

烏犬劇場

,

淺談「身體的感官復甦」

上午12:53

(0) Comments


















這一年的課程,與過去相比,多了一些體會:
我們更從簡單的遊戲,去讓孩子更去感受自己的身體。

在成長的過程中,在越來越忙碌、固定的生活模式裡,身體都會把外在世界的限制內化到自己身體中。所以,一個身體裡都包含許多的故事。這些故事,有時讓身體更豐富、有時也回過頭綁住身體的發展。

當生活變忙碌、身體有時也會漸漸像個機器。反而會剝奪掉人原本就有的感官。
戲劇遊戲有時並不只讓孩子有想像力,有時是在遊戲時本身,就漸漸讓麻痺的感官恢復。
在成人與孩子身上,感官的復甦都是重要的事。





烏犬劇場

劇場的魔幻力量

上午12:46

(0) Comments
























讓球不只是球,讓球呼吸、讓球跳舞、讓球自己有自己生命。
劇場是一個不斷創造「如果」的地方,在尋常的生活中產生不尋常的能量。
只是一顆球,但若是球擁有自己的生命,一切就開始不尋常起來。
然後,這不尋常,會帶著我們去看見更多日常生活裡沒有去發現的事。






烏犬劇場

用身體搖擺

上午12:41

(0) Comments


















越簡單的練習,有時候有越大的學問在其中。
讓孩子一起搖擺,不只是帶動唱的搖擺,是一種人與人之間的旋律。
傾聽彼此的聲音、感覺身體的搖晃,一點一滴的打開。
身體就會自然而然唱出一首歌。



烏犬劇場

用心的傳達

上午12:36

(0) Comments


有時,當孩子更能感覺身體細微的力量與交流,會讓孩子從外而內更看見自己。

子玲老師在帶領時,讓孩子先碰到對方身體,再出力,而不是像平常下課時打來打去的力量。當孩子靜下心感覺這樣的體驗,會更細緻的感覺到彼此之間的連結。
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也是需要如此細緻的去感覺。
遊戲只是道橋、一面鏡子,在其中看見自己與他人,也打開生活中更多的想像力。




烏犬劇場

烏犬劇場的小小戲劇實驗室

上午5:22

(0) Comments




2014年,烏犬劇場在福林國小進行的Giving Away the Theatre計畫。
孩子歷經半年的課程,並準備在期末有個小呈現的過程記錄!

烏犬劇場

,

容納千奇百怪的實驗室

上午8:31

(0) Comments


















讓各種可能都在這裡發生,就是劇場。
當課堂就是一個劇場,什麼都有可能。

每個孩子本來就不一樣,每個孩子也都有自己的心情與背景。
其實,每個人都是千奇百怪地長大。

在數年的藝術教育旅程裡,我們也漸漸發現:

不論是成人或孩子,都想要一個讓自己的古怪發揮的空間。
這空間也讓我們更知道,原來生命是可以活出自己的顏色。
在戲劇空間裡,更有趣的事是:這些奇怪,都成為創意的來源。
即使大家都不同,卻可以跟大家玩在一塊。

當所有人玩同一個遊戲,卻能在同一個遊戲裡玩出自己的想法,
那正是在有限中尋找到無限。

這種創造力,
不是在社會中需要異中求同,而是同中存異,
如此,也更能讓人變得更鬆軟,活的也更自在。

烏犬劇場

用身體來創作

上午3:13

(0) Comments
























在戲劇裡,我們非常鼓勵、也常常在課程裡,設計讓孩子用身體來創作。
日常生活、或是學校課程裡,有許多的學習過程是透過腦袋。
「用腦袋思考,透過手或是口來表達」這種運思的練習,對孩子認知發展的學習很重要。
但除了這種運思學習的模式,孩子身體也有人本能的動能。

其實,身體是可以想像與思考的。

對一般成人來說,通常要先思考過後才能行動:跳舞、演講........但這習慣久了,身體會漸漸僵化。所以若是沒有明確的目標,只是讓身體動起來,對成人來說很困難。會有一種「不知道要做什麼」的感覺。

但孩子出生就會動。有時候動的很自然,有時候透過身體的動來發現這世界有趣的東西。
讓身體探索的能力,其實對孩子學習與發展的過程來說非常重要。
而且每個孩子身體的動能也不一樣。這也造就了每個孩子獨特的面貌。

戲劇的課程裡,有許多是透過即興、或是與他人一同完成身體的造型。這些即興反而與平常學習不同,要先讓身體去探索,才會發現到許多用腦袋想像不出來的東西。

當孩子也漸漸學習到這種身體的探索,也會打開許多孩子對創作的想像。許多有趣的東西,不是像解數學題一樣的運思,而是在玩遊戲的過程裡,用身體發現的可能,發明自己體內的動能與身體的關聯。這就是創作,也是一種創造力。

在這種創造力下,孩子反而有機會了解平常在課堂之餘的自己在發生什麼事。演教員若是能有適時的回饋與反映,也能讓孩子有更多了解自己的機會。





烏犬劇場

與孩子的共同創作

上午2:54

(0) Comments




















與孩子一同共同創作劇本是有趣的事情。
但過程也不容易。

每個孩子對故事的感覺、想法都不一樣,孩子和孩子之間也有與多想像需要溝通。
對帶領的教師來說,如何建築一個結構,讓孩子能夠搭著去想像,就成了一件重要的事。

創作劇本同時也有個難題:如何讓每個孩子保有想像空間,卻又能彼此合作?
並且,創作出來的故事,能夠讓觀眾了解並喜歡?

前者屬於課程如何設計與規劃,後者更多是演教員的責任了。

在課程規劃上,漫畫是一個好的媒介。
在電影裡,漫畫就等於是分鏡表。
把分鏡想成是分幕,孩子在畫漫畫的同時,也間接完成了劇本的故事。

於是,表演的故事,就慢慢的建築起來。而演教員再編織孩子的漫畫,就逐漸完成了有趣的劇本共同創作。




烏犬劇場

成人的創造力

上午7:01

(0) Comments


戲劇是一條橋。
這條橋搭在兒童身上與成人身上,同樣是打開生命的各種可能,但路徑不太一樣。

烏犬近幾年,也受到不同單位邀請,嘗試不同類型的成人實驗課程。
會說是實驗課程,重要的是我們並不把戲劇當成一種表達的工具,
而有更多時候,我們不斷思考著:
透過這條橋,我們如何理解成人在遊戲裡發生什麼事?

成人的團體動力,遠比兒童的要複雜。
不同團體的組成對象,也有著不同的動力。
那是因為成人所在的社會環境、以及成人在社會裡與他人的關係相當複雜。
家庭、工作、健康...都與每個人如何思考習習相關。

但戲劇遊戲還有個特殊性,就是我們並不直接用語言對話,
有更多時候,我們是讓身體與身體互相對話。
身體所透漏出來的訊息,往往比語言更真實、也更難隱藏。
這也是成人在進入戲劇遊戲時,最不容易經歷的關卡。
(與兒童相異,兒童的語言與表達並未完全發展完成,所以兒童相當仰賴身體的表達。)
所以,同一種遊戲,帶領成人與帶領兒童,是完全兩種方式。
甚至,帶20~40歲的青壯年、與40~60的壯年就有著極大的差異。
可以討論的層面相當廣,但目前,先試著談談「創造力」。

成人的創造力,常常被認為是「解決問題的能力」。
尤其是在家庭、職場上,不論階級,都一定會有被擠壓的喘不過氣來的時候。
創造力,像是找尋破口的想像力。但目的,都常是被放在「解決問題」的前提之下。
這本是人前進及發展的動力,但當這能力被發展到極致,在現今社會環境下,卻更成為工具化對待自己的利器。
也成為「異化自己」的開端。身體會先發出警訊:爆肝、高血壓....然後心靈也會失去靈巧的空間。
我相信,很多人能夠記得如何的工作,但卻忘了如何的生活。

烏犬在數年的實驗課程探索裡,發現要讓成人能夠「玩」遊戲,相當不容易。
有好多次,帶完課程後相當挫折:
遊戲成功帶領完了,但感受不到遊戲究竟帶給了成人什麼。
我們像是執行了教案,但找不到:「然後呢?」

漸漸的,我們發現,在讓成人玩遊戲之前,需要先「解凍」。
這裡說到的解凍,不是一般團康遊戲說的破冰。
破冰是指讓不認識的人彼此熟悉與建立信任,這相當重要。
但「解凍」比較回到成人在社會上發展的路徑:

「我們不是螺絲釘,雖然有時為了生存與理想,我們需要演得像個螺絲釘,但我們本來就不是螺絲釘,是人。」

因為是人,我們有七情六慾,我們不只是一個角色:母親、父親、兒子、職員、老闆....等等。
所以成人的創造力有更多的可能:
相對於解決問題的能力,這更接近於創造一個讓智慧不斷豐厚的鬆軟空間。
(還在實驗探索,未能夠更精準的描述。)
但鬆軟在成人學習過程相當不容易,這也是接下來想分享的過程:

玩遊戲有很多方式,但我們現在會先選擇能夠對身體展開探索的遊戲。
這種探索並非測試自己身體目前的體能,而是在探索中,去打開讓身體能夠「放鬆」的想像。
有別於為了恢復疲憊的體力或腦力,在工作完躺在沙發上看電視的放鬆,
跟別人一起玩遊戲的是不一樣的放鬆。

躺在沙發上看電視喝啤酒的放鬆,是一種被動的感官刺激,
這種刺激讓因工作而麻痺的感官漸漸恢復:不用再去想今天工作的如何、或是明天該怎麼辦。
而玩遊戲則更進一步:不但要放鬆的恢復感官,還要在這種狀態下,「主動」發現更多有趣的事物。

主動很難呀!

這就是在成人的戲劇課與兒童的戲劇課最大的差別:
兒童很容易因為想要好玩而玩,成人卻不容易。
這不容易,就是在設計課程時最需要努力的地方。
所以我們會先用能讓身心放鬆的活動恢復感官,再創造一些有趣的遊戲,讓成員一點一點的挑戰。
在這種狀態的挑戰中,成人又比兒童更能回到自己生活的現場,發現自己過不去的地方。

「解凍」是一個過程,讓人發現原來是有超乎自己預期的力量,發現自己一點都沒有白活。
繼續豐厚的活下去,也許是成人身上最原始的創造力吧!



烏犬劇場

劇場本身就是戲劇

上午6:49

(0) Comments


















有看戲經驗的朋友就會知道,當坐在劇場裡看戲時,不只是演員,燈光、音樂、舞台...都是在說故事。
跟看電影不同,進到劇場裡,我們不只用眼睛與耳朵。甚至用身體來感覺整個劇場。
有時候,觀眾印象最深的是被演員的口水噴到。
這也是小劇場的魅力。

劇場本身就是一個讓想像實現的異次元空間。

在藝術教育裡,戲劇正好能夠創造出這種很直覺、很身體上的學習經驗。
我們不只用嘴巴「說」一個故事、或「演」一個故事告訴孩子。
還可以把整個教學環境成為一個互動式小劇場。

孩子同時是觀眾也同時是參與者。這種學習,有時能給孩子更多的想像力。
音樂、燈光、空間本身就是故事情境的一部分。
(只是這類課程需要很多教學人力)
當情境能與故事內涵結合、故事也能與教學目標結合時,
讓孩子在這情境探索更多好玩的創意、與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
當孩子的感官被情境打開,進而更專注於學習時,
就能在團體合作中,把注意力從自己身上,往外看見更多的人、事、物。
真正寓教於樂。

烏犬劇場

「戲劇」是一條橋

上午4:26

(0) Comments

   戲劇是一座橋,能夠通往我們的生命,也打開我們身體與靈魂中許多未知的力量。

   烏犬劇場經過數年的實踐,在台灣不同學校進行表演藝術教育推廣系列計畫。
   「戲劇不只是舞台表演的學習,我們更是透過戲劇這座橋,看見生命的不同面向與可能,創造著生命的成長與發展」
   
   這是這些年中,我們努力想要傳達的對藝術教育的探索方式。
   也因此,我們開啟了2014年新的計畫:「Giving Away the Theatre~打開生命的寶藏盒」

   每次課程之初,我們都會告訴孩子:「戲劇,就是專注的玩遊戲。」透過玩耍來啟發孩子對於學習的想像。當孩子在嘗試扮演「非自己的角色」之時,他們同時也在過程裡創造自己是誰。
   
   這種學習與是認知學習的再延伸,它不只讓孩子知道既有的觀念:而是創造、甚至發明屬於自己的學習方式。當孩子越經驗到遊戲過程裡有無限可能性,過去被限縮、或是必須遵照的心理鉗制就相對減少了。

   這些,都是戲劇在藝術教育領域裡,需要更被認識與了解之處。
   不然,戲劇若只單被理解為上台表演的方式,反而限制了孩子對藝術的想像與探索,那真的好可惜。

   所以,戲劇不是目的。更是一個過程、一種分享、一種與他人之間有機的交流。
   打開一種想像、也打開一種看待世界的方式。
   當生命不斷不斷被打開,每天都會向剛認識這世界一樣的新奇,又何必擔心創意、靈感的枯竭?

烏犬劇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