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遊記一:台灣團隊呈現~個人即政治

上午3:28

(0) Comments

文/少君

在Young IDEA的各國呈現裡,我們也嘗試運用戲劇來訴說我們的想法。

每個國家都有屬於各自文化、各自背景的呈現。雖然呈現方式很自由,但有個共同的主題:Fish in the Water.(水裡的魚)

所以,分享的呈現也需要具有觀點。一個演出、一個工作坊,總共3小時(不加討論時間)。

在團隊成員討論下,我們整個呈現:工作坊連同演出,都用同一個觀點來貫穿:個人即政治(Personal is Politicle)。然後,工作坊與演出,都使用同一種道具:塑膠椅子。

藝術教育跟個人即政治的關係是什麼?又跟水裡的魚的關係是什麼?

其實,這也是烏犬劇場在藝術教育上的理念:我們並非把人從結構抽出來療癒後放回去,而是需要回過頭去面對讓人生病的社會結構。

一個人遇到生命的困境走不出來,常常,體制用標籤化對待他、然後餵藥後放回社會裡 ; 同樣,當一個孩子不適應體制與學校,體制標籤化孩子,餵藥後放回學校。

可是,我們有沒有真的看見每一個人的處境?一個人的困境也從來不是一個人的事情而已,我們有沒有看見這處境背後的社會結構複雜度?

我們有沒有真的看見那是什麼魚?又在什麼水裡?

當我們進行藝術教育的時候,帶領者對這世界的認識論也決定性的影響著團體的方向。若是帶領者只停留在個人如何保有小確幸,那團體很自然就會變成心靈成長團體。但藝術教育不是只是對一個人做工而已,而是如何藉著藝術這條橋,回過頭看見自己生命的處境,找尋到屬於自己的「能動性」。

所以,我們從這觀點,發展一系列的遊戲與演出,建立一個能參與、有趣的平台,讓不同文化、地方的人彼此對話。


呈現之後的討論也勾出許多不同地方的工作者的回憶。例如:幾內亞的工作者用遊戲推動在地的服務。他們的服務對象,很多是因強暴而感染上愛滋病的婦女。這些工作者遇到的問題,是這些婦女最初連求救都不敢。在幾內亞文化、社會環境裡,她們要能夠說出口這些經歷都相當的困難。工作者真正面對的,根本不是這些婦女,而是在這些人身上累積已久、那重重的壓迫。

呈現加上討論四個多小時之後,大家紛紛跑到MGI外頭、呼吸新鮮空氣。我看著巴黎那長長的白天(晚上十一點才天黑),好像多一種繼續往前走的力量、但也多一份說不出的沈重。

烏犬劇場

0 Responses to "巴黎遊記一:台灣團隊呈現~個人即政治"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