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緒的發展

上午3:19

(0) Comments


  在經歷2/3的課程後,我們決定在大橋國小課程中,放入情緒的戲劇元素。

  每次孩子的衝突、或是孩子被其他孩子影響,都會產生不一樣的心情。這些心情也會回頭讓孩子無法進入到戲劇的學習之中。這些關係網絡,其實非常的正常,成人對情緒處理比較能以社會性的方式來對待(或隱藏),但孩子是屬於較直接的通路。

  也因此,子玲在戲劇課裡帶入各種情緒的表達,反過來讓孩子不是要壓抑自己的情緒,而是感覺、了解自己的情緒。(簡單的說就像是大禹治水)

  感覺自己的情緒,表達自己的情緒,而後放入戲劇的演出(角色)中。這也能漸漸協助孩子的情緒發展,在從具體運思期到形式運思期(皮亞傑認知發展理論)過程中,讓孩子透過適當的方法來調適(accommodation)。同時也學習如何在與他人互動的關係中,找到同理的界線。

 

烏犬劇場

十二怒漢

上午3:01

(0) Comments


  在太平的課程裡,我們發現孩子並無法專注在演出、也對彼此的合作狀況感到沮喪。
  思索許久,我們設計了兩種方案的課程,給孩子們選擇。

  方案A:不演出。但老師會設計適合團體的課程,細緻地用戲劇遊戲來讓彼此更了解。
  方案B:演出。但這方案非常的困難,孩子們需要付出更多的代價(例如排練的時間增加,責任也相對變重),而演出後將會有極大的進步與信心的提升。

  重要的並不是選擇哪一個方案,投票決定就好。因為戲劇是需要所有的人一同努力完成,絕非少部分、或大部分的人同意即可。於是,子玲運用電影「十二怒漢」的方法:任何一種方案,都需要全數的人通過才算通過。但過程中可以投票後繼續討論、相互表達自己的想法。

  這次課程,原本兩節課(加上下課時間)90分鐘,變成整整150分鐘,孩子們討論到最後依然無法有共識,連級任導師也一同加入。(前提是:帶領討論的子玲老師必須非常細緻地處理團體動力,以及區分孩子們話語中的含意,讓討論對焦,並且不能以多數人強迫少數人而形成團體暴力。)

  想要演出的孩子跟不想演出的孩子都有個自的想法與判斷,重要的並非是結果,而是在過程之中如何真正看見他人、聽見他人、也看見自己、傾聽自己。團體一直到最後一刻都無法有共識,但對同一件事卻有有別以往的凝聚。

  相互了解裡,不只是異中求同,同時也同中求異。戲劇的可能性才真正的被展開,也真正與人的發展相互連結。這是烏犬劇場進行Giving Away the Theatre最重要的理念之一。

 

烏犬劇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