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續讓身體醒覺~Waking Up

上午6:49

(0) Comments


波蘭戲劇大師果佗夫斯基(Jerzy Grotowski,1933~1999)客觀戲劇訓練中的喚醒覺察(Waking Up)讓身體直接去做而不是想。我們嘗試把這練習運用在孩子身上,漸漸發現許多意外的效果。跟隨著老師做一模一樣的動作,乍看很簡單,但其實有很多學習在其中。

觀察、專注、身體的控制..都在這活動裡被磨練到。更意外的是,不同群的孩子對於Waking Up的反應也不同。有些孩子是藉著跟隨著老師的肢體,打破了原先使用身體的方式(比較大一點的孩子); 而在大橋國小的孩子第一次進行Waking Up,就很快抓住要領,專注且持續。

我們思索:孩子有一種特性,身體運用是直接的、而非透過自己的第三隻眼在表達。也許經過種種社會、教育體制下的我們(成人),要用身體直接與世界相處反而更不容易。


烏犬劇場

演出與學習的關連

上午5:32

(0) Comments

1

在幾年前剛接觸藝術教育領域的時候,我們曾經對孩子的是否要展演感到很猶豫。

往往展演是對孩子、教學老師一個滿大的壓力。也有孩子在我們詢問他們過去接觸戲劇的經驗時,告訴我們「演出反而讓他更害怕上舞台、更害怕在別人面前表達自己。」更何況,表演藝術的內涵很廣,並非上戲劇課只是為了可以上舞台而已,有許多的學習在遊戲之中。

思索這問題的同時,我們也發現這包含幾種不同層次的問題:其一是孩子為何要登台 ; 其二是展演的目的與內容。

展演若是細緻的處理與對待,其實能夠回頭幫助孩子的發展。

對我們來說,觀眾(包含老師、家長、或是同學)是從什麼角度來看孩子的演出是重要的事情:並非是幫孩子打分數,而是能夠看見孩子努力站起來的過程。要能夠讓這件事發生,老師在演出前是用什麼引言、什麼態度來面對觀眾是重要的(這也是身為老師的責任之一)。

但這也不代表孩子可以放鬆的演出。子玲最常跟孩子說的話是:「你們有沒有記得常常聽見大人給你們的掌聲,是因為你們是小孩。他們會一邊鼓掌、一邊說「好可愛喔!」。但是相信我,你們可以做到,讓觀眾在看你們演出的時候,不是給你們可愛的掌聲,而是「這真是太棒了,從來沒有想到你們可以做到」的掌聲。」

認真、專注的把一件事做到好,本身就是很大的挑戰與學習。尤其是戲劇裡,演出並非一個人的事情,而是一個團體一同朝向一個目標努力。反過來說,在前進的目標底下,更鼓勵(看見)每個孩子在不同的角色、不同的挑戰中克服自己的擔心與害怕,會發現每個孩子都散發著令人感動的光芒。

烏犬劇場

學習的專注感

下午10:36

(0) Comments

即興場景

戲劇的學習與生活的學習在許多地方是相通的。有更多的時候,身體比口語表達還要更誠實。

孩子在一開始上課的時候,可以感覺身體的專注是有些發散。鈴鼓的遊戲,是讓孩子從動到靜之間能夠讓身體流動的遊戲。每當子玲讓孩子從隨意的「動」到定格的「靜」之後,會一個個去檢查。有些孩子在子玲老師的面前,會暫時地認真一下,但當子玲老師走開去檢查其他孩子的時候,身體又放鬆了。

但進行到一半的課程,可以發現孩子越來越熟悉身體專注的感覺。有些孩子當子玲轉身檢查離開之後,持續的保持著那股身體的力量。這是對自己身體的專注,而非為了交代老師的專注。

「專注」常常是學習的開始。當然在舞台上,專注的身體是最美的身體,而身處在這資訊龐雜又大量世界中的我們,能專注在當下自己在做的每一件事,那就是一種活著最好的態度。

烏犬劇場

衝突與靜坐

上午9:17

(0) Comments
















   

   某一回課堂,孩子在中場下課發生的肢體衝突,子玲雖試著即時處理,但孩子們上課時仍心神不定還在情緒之中。上課時,子玲老師以戲劇慢動作還原衝突瞬間:孩子們討論了從彼此同意的玩樂到有情緒的衝突,而這當中是怎麼發生的?

「你們怎麼知道跟你一起玩的人快要生氣了?怎麼樣的動作會讓人生氣?」子玲老師問。

「看到眼睛裡有殺氣的時候」、「打人的力氣變得很大,沒有在控制的時候」、「打到人家臉的時候」、「打到小GG的時候」、「露出假笑,其實在忍耐的時候,所以打得很用力」....,孩子原來對玩樂演變為衝突是很有經驗的,其實也有很也有很豐富的觀察,只是日常生活沒有意識到,或者意識沒能改變行動。

     有的孩子習慣隱藏情緒,即使被惹惱了,還是看來面無表情 ; 有的孩子玩樂忘形,無法發現他人的情緒變化,或者力道變化所隱藏的訊息。

     「雖然在玩,但要把觀察別人當作習慣,或者試試看表達自己的不開心。」子玲一面把觀察到的個人狀況反映給孩子,一面給孩子建議。孩子低著頭思索,喃喃地向自己說著:「可是好難喔...」。是啊,分辨人與人之間的界線,就連成人都不容易做到呢。

     衝突發生後,孩子也希望能收拾心情好好上課,但體內還有著燥動。子玲引導全體孩子閉上眼睛,安靜地冥想:「身體裡本來有很多螞蟻,現在漸漸地離開了。所有的灰塵還有像沙土一樣的髒髒東西,都慢慢地沉下去,沉到身體最底部。一直到地板裡...消失了...。」

     孩子很盡力專注地靜坐,安靜的屬於個人的氣氛充滿教室。
     直到現在,只要課堂中浮動的現象出現,孩子還會提出「我們來靜坐吧」的建議呢!不論是否實行,靜坐的現場感受一定都在孩子心中留下了痕跡。

烏犬劇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