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喲走開啦!

上午11:08

(0) Comments


      高年級的孩子開始對性別在意起來。不管哪一個班級,在進行戲劇遊戲時,多少會出現男生坐一團女生站一邊的現象。當老師要求男女合作時,就算有人不是那麼介意,也會因為同儕壓力跟著抱怨幾句。

     但戲劇遊戲有時就是這麼為難,它需要把性別放在一邊,把團體視為一個整體去進行大家才能覺得好玩。有的孩子較早發現,會提出"不要管什麼男生女生了,反正就合作嘛"而遭到立即反對。這時光靠孩子自發地解決問題,那還真不容易。因為願意改變的孩子會因為無法跨越團體對性別的"成規"而沮喪,即使大家都願意,也不敢說出口,怕積極起來一旦被嘲笑了,就成了無辜的替死鬼了。

     在牢固的團體文化下,教師以輕鬆態度執行小小任性的遊戲規則就有幫助了。圖中,孩子被規定在短時間內與異性一組,即興創造定格肢體組合。即使誠實地呈現平時對異性的態度,這當中,合作已經展開了。教師可能會驚訝地發現,在同性別的小圈圈裡發展的肢體創造,不如與還未建立起默契的夥伴一創造來得精彩呢!這就是小團體文化被外力打破後,所激盪出的火花。

    就算在課堂外的時間,大家還是對異性展現"哎喲走開啦"的態度,但心理明白一同合作的力量,也是孩子對性別認識又邁進了一步。



烏犬劇場

掃把的一萬種用法

上午10:47

(0) Comments

     劇場的世界和電影不同。純粹的劇場不以高超炫目的科技或者以鏡頭限定觀眾的視野,而是邀請觀眾發揮想像力,一同體驗異時空的神奇。一個空的空間,能夠因為表演而化為各種地點。;一支隨處可見的掃把更能帶來許多可能性。

    "掃把的一萬種用法"的遊戲,能激發孩子的想像力,將教室變作游泳池, 音樂廳,魔法學院,公車....。圖中,孩子將掃把以肢體表現變為一把吉他,在其他孩子的表演配合下,跑出了一整個樂隊。教師與孩子討論著,樂隊可能出現在哪些地點?室內與室外的樂隊是否不同?如果樂隊成員以帽子向觀眾討零錢,這樣的場景較可能發生在室外的街頭還是室內音樂廳?
     
     這個活動不只引發孩子對物件的想像,還鼓勵孩子將地點思考的更細緻。當孩子上台加入畫面時,要如何選擇動作才能把地點塑造的更詳細。教師引導台下的觀眾討論,更能幫助舞台上演員的表現,孩子們也能更認識肢體表演的層次。

     當活動告一段落,師生回憶一同創造出哪些掃把的變形用途,以藉由掃把創造出哪些空間,就像經歷一趟旅程般精彩呢!



烏犬劇場

停滯期如何發生?

上午4:04

(0) Comments


      
      

停滯期如何發生呢?我們反覆思索推敲,發現其中一項原因是:「個人失去了與團體正向的緊密關係」。

      當教師充分了解戲劇的內涵,自然會帶著特殊的態度與意圖進入課堂。若師生的連結強烈,在嚐夠了戲劇活動的「好玩」,孩子也會產生更深層的學習願望。這時候團體就遇上很大的考驗了。例如看來乖順的班級,通常非常依賴成人替他們做決定,碰到需要解決共同問題的時刻,成員就會很快地藏身回團體裡,把責任交給教師,這樣的團體很缺乏協調與溝通的經驗 (無論經驗是成功或是挫敗) 。在戲劇課程裡,一旦成員開始在乎活動的過程與結果而更加投入時,就會發現以往沒有留心的團體狀況。例如大家同時講話誰也不讓誰,根本無法討論; 有人只願意和熟悉的好朋友合作溝通,影響了共同任務的達成; 有人沒耐心傾聽或觀看他人表現,其躁動影響了想專注的夥伴; 有人發生衝突後總是心情難以平靜,翻攪了團體動力等。
      對孩子來說,一會兒跑出這麼多團體症狀阻礙了想要完成的任務,生氣煩躁失望等情緒也跟著被拉扯出來。在戲劇課堂中既引發孩子的在乎,若以班級生活的各股長分工去解決問題,或者成人權威式的處理,不但停止了孩子的學習,也會讓孩子有說不出的失落感。”反正我們這個班什麼都做不到”像這樣喪氣的話,就是從孩子口中說出的。一旦孩子在被勾動想要做什麼的慾望,卻被龐雜紛亂的困境阻擾,要不就責怪團體,要不就放棄在乎的心情,要不就回到指望成人出面搞定一切的習慣。這時團體動力的”停滯期”就宣告來臨了。
      在這個停滯期中,我們會發現,在初期以老師為核心而產生甜蜜的團體假象不再萬能。即使孩子仍希望老師注意而力求表現,也因為找不到屬於自己的學習動力,或不再期待團體而由內向外的失去了深層活力。在這個景況下,即使依靠著戲劇的”好玩”繼續課程,也是教師勉力擔起全責拉著孩子前進的結果,待課程的尾聲來到,個人在團體中的成長還是非常有限。讓我們持續探討如何面對學習動力的”停滯期”吧!


文  彭子玲

烏犬劇場

課堂的停滯期

上午4:03

(0) Comments



   
當孩子們初接觸戲劇課程時,總是很新奇。第一次在正課上”玩”,這多令人興奮哪!戲劇活動本身就有它的魅力,它會開啓不同的肢體活動方式,令靈感創造力源源不絕,在幻境空間中歷險等等,都是現代孩子鮮少體驗的身心境界。
    但教師們知道,戲劇教育的目的不僅如此。
    回想自己剛開始戲劇教育之路的前兩年,同一班時常在第二學期出現滯怠感。孩子為課堂瘋狂的興奮感被什麼堵住了,好像黏熱的夏日午後,躁動的分子蠢蠢。一個擦槍走火,孩子間的肢體或言語衝突就發生了。一個新活動或許可以短暫喚起孩子的活力,但和諧感很快就在團體間消散。
   
    隨著我想以藝術教育帶給孩子的東西更多,課堂的滯怠期來得越早。
    記得某一年,我整整快一個月要進課堂前都害怕地發抖呢!當時我一面克服自己的挫敗感,一面調整自己的課程設計與在課間的態度與行動。雖然知道繼續祭出搞笑本事,與眼花撩亂的好玩遊戲,八成能夠平安地與孩子度過一學期。但我不願意。原來我就希望藉由戲劇這個具有魅力的工具,增進孩子人我關係與在群體中自主行動與思考的能力。很不願意妥協於戲劇帶來的單純趣味,結果反而是我在與戲劇拉扯,還消耗着孩子對我的喜愛與信任。
    動力的”停滯期”不是在每一個團體都會出現,也可能被歪打正著地扭轉了,因此下意識地遺忘這種師生都難受的體驗是人之常情。但趨吉避凶就會失掉師生都能成長的珍貴可能性,我們還是提醒着自己要進一步釐清”停滯期”到底是如何發生的,要怎麼更有意識地面對它。
文 彭子玲

烏犬劇場

雕塑夥伴的肢體

上午9:04

(0) Comments






















   

戲劇課程中了解肢體是很重要的一環。

    雕塑遊戲是由兩人一組開始,一人擔任黏土,一人擔任雕塑家。雕塑家必須先好好地觀察黏土的特性:他/她高嗎?他肉肉的嗎?他的肩膀比較小嗎?了解夥伴的身體特質後,或許能引發雕塑家的靈感喔。雕塑黏土的過程中,雕塑家必須輕柔地對待夥伴,不透過語言,緩緩地移動對方的關節甚至臉部肌肉,挪動時還要觀察夥伴的重心是否快要失衡了?是否稍稍挑戰了夥伴習慣的肢體,卻不至於讓他太累了?必要時也別忘了鼓勵一下夥伴,讓他支撐下去,一起完成有趣的作品。

    這個活動的目的在於讓孩子更能觀察身體的運作,並且學習耐心地對待他人。身為黏土的孩子也能透過外力,做出不同以往習慣的動作,發現肢體的可能性。

    中高年級的孩子對肢體碰觸的活動,可能因為性別產生的尷尬有些排斥,老師可以視情況避免產生騷動的組別,也可以從中玩出相互了解的可能性。有些孩子在男女分到同一組時嘟著嘴,卻在活動的過程中釋懷地笑了。

    在作品完成後,黏土維持雕塑出的肢體造型,老師不妨充滿活力地邀請每個雕塑家一一介紹作品,讓孩子們觀賞同學的創作,過程中也可以點出幾個動作停格的難處,例如:這個動作因為要半蹲,大腿很酸喔。因為要扭腰,是平常不太動到的部位,所以很辛苦呢。讓動作的孩子感到驕傲,也讓觀看的孩子能更體會他人的身體感受。

    當許多作品一同被擺在教室空間欣賞時,別有一番空間與肢體交互作用的美感,孩子對畫面的安排有更多的感受力了。


文----彭子玲

烏犬劇場

帶著孩子參與討論的重要

上午7:57

(0) Comments


    雖然戲劇課程有大量動態活動,但每一次我們都會盡量留下10至15分鐘,與孩子圍坐討論團體議題。內容包含: 上課如何不遲到?如何避免玩到吵架,造成大家都不喜歡的後果?等等。這些議題都是當次或上一次課堂甫出現的狀況,趁著熱呼呼時讓團體討論。
    戲劇課豐富好玩的活動是孩子上課的”誘因”,有時課堂從一兩個角落開始騷動,課堂便無法順利進行,這時孩子會激動地反應:”老師,妳看誰誰誰又在吵了”, “老師,妳為什麼不處罰他,這樣我們就可以好好上課啦”等。當老師反映這些現象由大人利用權利壓制不是長久之計,還是要回到團體裡的每個人的感受與想法,才有可能產生大家都心服口服的好辦法。
    我很喜歡孩子團體討論的時刻。當老師將問題”還”給孩子,並且盡力”反映”團體狀態時,孩子會更能了解老師無法為他們負起全責,許多公共議題與自己是脫不了關係的。例如:女生認為搗亂課堂秩序的是男生,只要劃清界線就能繼續愉快地上課。這時老師若適時反映若”男生”開始搗亂團體想要的秩序,課堂就必定無法順利進行,只想顧好自己就能上課的願望無法達成。再深究也許會發現,女生的隱性排斥就是引起搗亂的主因,繼續探討何謂騷動團體的行為,就會發現這是不分性別人人有份的。這些對團體的了解,孩子甚至比成人更敏感,若被鼓勵表達,通常會有成人也吃驚的觀察與建議。
    當孩子逐漸習慣把責任放回自己身上,就有可能擺脫亞洲教育中由成人主導,而孩子則養成不解決問題的麻糬性格---軟黏黏地,認為自己沒有能力的賴皮性格。年紀小的麻糬人常以賴在地上為表現,長大些的麻糬人常擺爛不說話,而成年後的麻糬表現就更為隱微複雜了。

    其實沒有孩子喜歡當個麻糬人,每個人都喜歡自己能夠思考決定,與團體通過努力後承認極,或者決定不放棄,才是對自己與團體都有好感受的方式呢。

文---彭子玲
    


烏犬劇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