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Giving Away the Theatre的緣起

上午12:25

(0) Comments



在烏犬劇場的實踐之路上,除了藝術創作之外,另一條重要的方向就是藝術教育推廣的組織工作。

2009年,蘆荻社區大學主任李易昆(也是我們在輔仁大學心理系的老師)從美國紐約帶回來一篇重要的文章與經驗。李易昆老師在美國待了數個月,參與了位在紐約百老匯42街的Youth Onstage(YO!)是如何運用戲劇來進行中輟生的組織工作。而他們創辦人之一的Dan Friedman把組織經驗整理成一篇文章,就是「Giving Away the Theatre」。


他們不向政府或是企業申請補助、贊助,為求保持Youth Onstage的獨立性,選擇上街頭小額募款。而前來Youth Onstage的學生們,是由這組織的人上街看見遊盪的青少年,邀請他們來此上課。李易昆在紐約數個月的旅程裡,也一同參與了Youth Onstage的課程,從一開始的Audition到最終的演出。

在他的參與描述中最讓我們動容的是:每週三、六都會上課,週六上的是戲劇課,而週三晚上上的是政治課。「政治課?什麼意思?」我們好奇的問。

「有一次,一個黑人老師來課堂演講,第一句話就是:「Black is Politics!」」李易昆說道。

這些經驗也刺激著我們,同時遊走於戲劇領域以及心理學領域背景的我們,要如何選擇抑或創造我們烏犬劇場的前行方向?

但重要的是,台灣的戲劇環境與組織方式跟美國是非常不一樣的。不能直接移植國外的經驗,而需要找尋到屬於台灣的方法。更清楚的描述:台灣的群眾、台灣的青少年、台灣的空間、甚至要在台灣尋找經費,都是需要不斷地實驗與嘗試。

我們深受Youth Onstage的感動,但如何在台灣以戲劇推動組織工作,仍是待思辨與持續對話的。所謂「個人即政治」又要如何在個人發展與社會結構中更被細緻的展開?

此網誌即嘗試開始拼出一個實踐路徑,定不夠清晰與豐富,但一路往前,既邀請與各路朋友分享、也期待與各位朋友們有更深入的對話。




烏犬劇場

0 Responses to "關於Giving Away the Theatre的緣起"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