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E(Theatre-in-Education)的實踐~「讓藝術走進原鄉部落」計畫

下午11:34

(0) Comments




在不同的專案,烏犬劇場也都會嘗試用不同的方法來實踐。

在烏來部落的青少年小劇場,我們融入不同的跨領域元素,從舞蹈戲劇到原住民傳統領域議題探索 ; 但在這次福山部落裡,我們帶入了TIE(Theatre-in-Education)的方法。

看似輕鬆的課程,但結構是非常嚴謹的。故事從實際案件改編,而在真實的案件裡毒品與山老鼠是緊緊扣在一起,犯罪集團不只是利用人性的貪婪,更重要的是利用了每個人都會害怕孤單的這個弱點。

為了讓孩子能靠近如此沈重的議題,我們在故事裡一點一點的帶入,讓孩子不知不覺掉進故事角色的處境:從一個普普通通的學生,一開始不過是跟朋友吵架,卻漸漸走進了黑暗的世界裡。

在 TIE 裡最重要的不是讓孩子去分辨對錯善惡,而是看見每個人背後的處境,能同理能理解,這也是故事能帶給孩子最深刻的印象。



烏犬劇場

,

從 行動研究 出發的 藝術教育

下午11:17

(0) Comments

「了解世界最好的方法就是去改變它。」


                              Chris Argyris
















   早在烏犬劇場創團之前,我們就已經開始進入到藝術教育的實作裡,前前後後加起來至今,也差不多十多年了。中間經歷過許多的方法或技術上改變,也曾經去國外看見不同國家如何把藝術用在教育裡,但是烏犬劇場有一個基本的方向並沒有變過,內涵就是「行動研究」。

    從創團起,烏犬劇場推動的Giving Away the Theatre系列計畫,是由大大小小的不同專案來完成。從進入到台灣不同的國小校園帶著孩子演出 ; 與不同單位合作進行一個個的工作坊 ; 或進到部落帶著青少年做更多自我的探索...等,每一個專案都是一個個的行動。每一個計畫裡,都會遇上大大小小的問題,從技術性問題到藝術或教育本質的探索,但是,如何把經驗化成具體的下一步行動,就是在這十多年我們不斷在努力的事。

    在這前提之下,每一個層面都需要細細的鑽研與了解。具體來說,可能在一個課堂上,對於孩子們在爭執或吵架,帶領者什麼時候介入,什麼時候不介入,我們都會在經歷每一次的課堂後做深入的反思與討論 ; 或者是在帶領的過程中,不斷去問自己:這一次的參與學員跟前幾次的學員有什麼不一樣?這次參與的學員對哪些遊戲比較有感覺?他們又會適合什麼樣的主題?

   實際上,每一次參與的團體都是不同的,甚至多一個人或少一個孩子動力都會不一樣。讓團體動力的形成對每一個參與者都有生命發展的正向影響,就是我們努力的方向。也因為如此,在烏犬劇場每一個專案裡,可能某些遊戲或活動會一樣,但每一次的前提與探索主題都是不同的。所以同一個遊戲在不同團體裡帶領方法可以是完完全全不一樣,每次專案最後演出的劇碼也都完全不同。

   畢竟,我們的對象是「人」,一個個不同的人。
















  為了適應工業革命帶來的變化,人類這二百年把自己也變得像是規律的機器,每天固定時間起床,注意著每一分每一秒在學習與生活 ; 但是在未來的世界裡,我們不應該追求的是大家在一個團體裡要一模一樣,而是更去看見每個人的多采多姿,看見每個人獨特的氣質。同時,也讓這些顏色能在同一張畫布裡,讓社會有更多的包容與酷兒,我們相信世界會變得更美好。





烏犬劇場

孩子的舞台劇

上午12:20

(0) Comments

對小學中年級的孩子來說,要演出舞台劇是很不容易的。
除了戲劇的體驗之外,還要能閱讀劇本、記住台詞、寫排練筆記、還有記住導演給的走位與指示...
但克服這些,都會有很大的收穫喔!
影片裡就是記錄著福林國小的孩子一點一滴累積實力上台的過程喔!




 

烏犬劇場

原來我可以

上午2:36

(0) Comments





烏犬劇場

為什麼要上表演藝術課?

上午1:22

(0) Comments

















這些年烏犬劇場帶領表演藝術課程,已經不只是戲劇課,我們添加了很多很多的元素:舞蹈、音樂、甚至是人我關係的探索...等等。對我們來說,通常最困難的並不是設計課程,而是在跟不知道、或是沒聽說過表演藝術的人說明:為什麼人需要表演藝術。

這問題可以分兩個部分討論,第一個部分是比較田野現場的經驗分享 ; 第二個是台灣目前社會大眾對表演藝術的認識。

對授課老師來說,要怎樣讓參加的人知道究竟學表演藝術有什麼好處是很不容易的。但是,我們會先自問一個問題:「我們憑什麼要學員來上這些課程?」

這問題會讓我們很深刻的去問自己:表演藝術跟參加的學員關係是什麼?在這個問題的背後,更重要的是看見參與的成員是什麼樣子的組成、他們目前生命的狀態又是什麼、我們對自己課程的定位又是什麼。在多年的經驗之後,對成人、青少年、以及對兒童來說,有相似、也有不同的地方。

像是我們教40歲以上的成人,我們會把重點放在對身與心的平衡發展 ; 教青少年,重點會放在人我關係的探索 ;而教兒童,會是對學習的專注與控制力的練習。

表演藝術在不同人的身上,會打開另外一扇窗口。可是每個人需要被打開的窗口是不同的,每扇窗口打開的方法也是不同的。我們常常會說,表演藝術是一道橋樑,可以通往很多地方。但這句話具體落實在教學田野的現場,就需要帶領的老師細緻的去看見每個參與的人們。

不過,有一個相似的地方,就是讓參與的成員用身體去經驗,然後打開生命更寬廣的視野。

用身體去經驗,也是打開第二個問題:台灣目前社會大眾對表演藝術的認識。

通常,會主動參加的成員,大部分是對演戲有興趣 ; 或是爸爸媽媽幫孩子報名,希望孩子可以不要害羞。這也通常是大部分的人對表演藝術的想像。就像教育部把表演藝術定位在美感的體驗 ; 文化部把表演藝術更多定位在文創產業 。這些都是表演藝術的一部分,只是對真實活在表演藝術領域的人來說,遠遠不只於此。

關鍵在於:懂得欣賞藝術作品跟創作其實是不一樣的,就跟看別人騎腳踏車跟自己騎腳踏車同樣的不一樣。在現代這個資訊爆炸的時代,我們的腦袋時時刻刻都在整理、歸納,已經成為一個很自然的習慣。這習慣有好有壞,人類也在這習慣裡進化,變得能夠快速的反應資訊、淘汰不需要的刺激 ; 但時間久了,也會變得更難以靜下來看看自己本來的面貌、傾聽自己心底的聲音。

創作在這一點很不同,表演藝術是一個必須用身體去經驗的過程。當身體經歷舞蹈、戲劇的練習,腦袋裡思考的東西會完全不一樣,這只有經歷過的人才能獲得的知識。就好比騎著腳踏車在城市遊走,會喜歡上風吹過來的感受、會喜歡上騎馳的自由感。身體的解放讓心自由的移動,這是表演藝術真正能昇華人類精神的途徑,也正是最不容易被台灣大眾認識的部份。


走出生活的框框,體驗到另一種生命經驗,原先綁住我們的事物也會一點一點被瓦解,這會是現代的表演藝術中,最容易被忘記、但也最珍貴的部分。


烏犬劇場

福山部落的美麗

上午1:21

(0) Comments





烏犬劇場進入到福山部落,一段刺激又美麗的旅程。

烏犬劇場

2017烏來部落青少年小劇場

上午1:41

(0) Comments

這是烏犬劇場第二年進入到烏來部落,結合舞蹈、戲劇、法律、原民議題。
(真的非常 感謝法律扶助基金會 !)

今年,有新的學生、也有舊的學生。新生在舊生的帶領下,進步的飛快。
今年也是教學團隊嘗試一個有趣的合作方式,就是現代舞與戲劇的跨界合作。
子玲導演與怡芬的編舞,也豐富許多的課程。

下面是15分鐘的影片,若對如何透過藝術搭橋,讓青少年有機會看見更寬廣世界的朋友們,可以欣賞喔!


烏犬劇場